福州律师网!本站推荐福州律师律师!

以新冠病毒疫情为由解约免责可以吗

  “新冠病毒疫情肆虐,我可以解除合同吗?”

  如果有人这样问我,我一定会马上反问:

  1.合同已经履行到什么地步?

  2.新冠肺炎疫情怎么就影响合同履行了?

  3.如果你继续履行,会造成重大损失和不公平吗?

  你不拦着我,我还可以接着问。因为确实解除合同并免除责任没那么简单。新冠病毒疫情影响一发不可收拾地不断扩大,经济学家、行业商会、企业主纷纷呼吁金融机构降息、延长还贷,呼吁房东减免租金,为的都是能换一种方式守住原有契约,最大限度减少损失。今天,我们探讨打破契约的方式,亦是为了提醒大家审慎使用。

  一、不可抗力事件足以导致合同不能履行,才能适用不可抗力制度免责。

  “不可抗力”是指不能预见、不能避免、不能克服的客观情况。该制度设立的核心即是为了免责。“不可抗力”在我国是法定免责事由。《合同法》第一百一十七条规定:“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合同的,根据不可抗力的影响,部分或者全部免除责任,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。”试想,你租了2000平米的写字楼准备创业,不料十八级地震,楼也震塌了,整个城市一片狼藉,此刻你当然可以解除合同,免除责任。

  新冠肺炎疫情虽然满足三个“不能”要素,但并不当然构成某一合同关系中的“不可抗力”,除非该不可抗力事件足以导致合同不能履行。

  看两个失败的例子,就知道司法审判尺度有多严格。

  1.孟元与中佳旅行社服务合同纠纷一案中,“非典”疫情没有被法院认定为不可抗力。

  孟元在2004年4月21日与中佳旅行社签订合同,参加“五一”三亚游。但又以“非典”疫情为由在出发前通知旅行社解除合同并要求全额退费。一审法院认为“当时我国虽然出现了非典病例,但疫情范围很小,不构成对普通公众的日常生活形成危害,即原告不能以当时非典疫情的出现作为免责解除合同的依据”,并参照实际履约状况判决双方终止合同,驳回孟元要求退费的诉求。其后北京一中院二审维持原判。

  2.亿大公司与翊宇公司房屋租赁合同纠纷一案中,“非典”疫情也没有被认定为不可抗力。

  翊宇公司自2002年1月5日起承租亿大公司物业,自2002年9月就开始拖欠租金,后双方达成分期付款协议。其后翊宇公司2003年4月25日接到有关主管部门因防治“非典”疫情停业的通知,直至6月10日恢复营业。双方因停业、拖欠租金问题诉至法院。

  一审法院认为“遇非典疫情防治,翊宇公司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合同,应免除翊宇公司的责任,同时对这一期间的租金及空调使用费,由于翊宇公司停止经营,应酌情减免。”但针对上述认定,上海市第一中级法院二审判决却认为“关于非典疫情,因非法律所界定的属于不可抗力的情形,且翊宇公司因防治“非典”而实际停业的时间系在2003年4月,故对翊宇公司在停业前应履行支付租金之义务,原审均以不可抗力而免除翊宇公司的责任,于事实认定及法律适用均有不妥。

  可见,即便发生洪水、战争、疫情,并不当然导致合同不能履行,必须结合特定合同关系和履约状态衡量是否构成不可抗力。某些个案中,双方签署合同时间在突发事件发生之后,那么突发事件的持续性影响应当可以预见,则不满足“不能预见”要件。另一些个案中,突发事件并不阻碍一方正常履约,则不满足“不可克服”要件。还有些个案,突发事件发生之前一方已经延迟履约,则更加不能适用不可抗力制度规避合同义务。本次新冠肺炎疫情虽远超过“非典”影响,但是否可以适用不可抗力制度仍需个案讨论。

  二、面对疫情,如果一方继续履约会导致其产生重大损失、显示公平,则可以适用情势变更制度解除或变更合同。

  情势变更制度,指“在法律关系产生之后至终止前,因不可归责于当事人的事由,使法律关系产生的基础发生当初无法预料的变化,若继续维持该法律关系的效力,则显失公平而有悖于诚实信用原则,所以法院对原法律关系作适当的变更或解除。”《合同法司法解释二》第二十六条对情势变更制度亦做出了明确规定。情势变更制度设立的目的是为了保障合同各方利益衡平。不可抗力事件同样可以适用情势变更原则。还是举个例子吧。

  鹏伟公司与江西省永修县政府和鄱阳湖采砂办采矿权纠纷案中,江西省持续高温干旱导致“鄱阳湖36年未预见的罕见低水位”,这是典型的自然灾害类型不可抗力事件。鹏伟公司因此被迫停止了采砂作业,且遭受巨额亏损。最高院二审认为由鹏伟公司单方承担全部损失显失公平,故此判定永修县政府和采砂办返还其采砂权出让价款1079.54万元。

  二审判决裁判逻辑如下:

  “鹏伟公司在履行本案《采砂权出让合同》过程中遭遇鄱阳湖36年未遇的罕见低水位,导致采砂船不能在采砂区域作业,采砂提前结束,未能达到《采砂权出让合同》约定的合同目的,形成巨额亏损。这一客观情况是鹏伟公司和采砂办在签订合同时不可能预见到的,鹏伟公司的损失也非商业风险所致。在此情况下,仍旧依照合同的约定履行,必然导致采砂办取得全部合同收益,而鹏伟公司承担全部投资损失,对鹏伟公司而言是不公平的,有悖于合同法的基本原则。鹏伟公司要求采砂办退还部分合同价款,实际是要求对《采砂权出让合同》的部分条款进行变更,符合合同法和本院上述司法解释的规定,本院予以支持。” 后最高院再审仍坚持该判决逻辑,维持原二审生效判决。

  参照《合同法司法解释二》第二十六规定,情势变更制度的构成要件包括:

  1.合同订立时的客观基础发生重大变化;

  2.该重大变化不可预见,不包括商业风险。

  3.继续履行合同会造成合同一方承受巨大损失,显示公平。回到本次新冠肺炎疫情的大环境,疫情影响范围和时间都超出人们想象。从1月23日武汉宣布封城,到1月27日国务院通知延长春节假期,其后各省市政府陆续通知延期复工,营商环境、日常生活无疑发生了巨大变化。如果疫情和相应政府政策导致合同当事人继续履约将显失公平,那么当事人有权依法适用情势变更原则要求变更或甚至解除合同。不过需要注意,法院在个案中适用情势变更原则,应当由高级人民法院审核,必要时应报请最高人民法院审核。

  不可抗力制度和情势变更制度改变、颠覆了原有契约关系。这种改变或颠覆建立在不违背诚实信用原则和公平原则基础之上。在某些判例中,法官虽然援引了不可抗力原则,但并没有完全免除一方责任,而是结合了情势变更原则的“衡平”手段,判决各方共同承担已产生的损失。本次新冠肺炎疫情势必引发诸多合同纠纷,合同各方只有本着尊重契约的精神,方能妥善解决。

上一篇:企业不提供口罩,员工可以拒绝上班吗?
下一篇:律师分享:2020民间借贷案件25条审理指南